【第十三章】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受到宠爱和受到侮辱都好似受惊恐,把荣辱大患等同与自身生命一样珍贵。什么叫做受到宠爱和受到侮辱都好似受惊恐?宠爱是向下的,得到宠爱就格外惊喜,失去宠爱则惊慌不安,这就叫做受到宠爱和受到侮辱都好似受惊恐。什么叫做把荣辱大患等同与自身生命一样珍贵?我之所以有大患,是因为我有身体(以及上下之分的身份);如果我没有身体(身份),我还会有什么祸患呢?

所以,珍贵以身体(身份) 来为天下的,天下就可以寄托于他;喜爱以身体(身份) 来为天下的,天下就可以依靠他了。


本章持续上章的“圣人为腹不为目”,可寄天下的,是贵身体,不宠辱若惊。身体与荣辱,还是“去彼取此”。

 

 no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