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绳绳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

 

看它看不见,称之为“夷”;听它听不到,称之为“希”;摸它摸不着,称之为“微”。这三者的形状无从追究,所以,浑然而为一。它的上面既不显得光明亮堂;它的下面也不显得阴暗晦涩,不清楚而又不可称名,回复到无形无象之物。这就是没有形状的形状,不见物体的形象,是称谓“惚恍”。

迎着它,看不见它的前头,跟着它,也看不见它的后头。把握着古往的“道”,可以驾驭现实存在的所有事物。能认识宇宙的初始,这就叫做认识“道”的规律。

道是看不见,听不到,也摸不着的。道呈现为无形无象之物。但它是把握着古往,可以驾驭现实存在的所有事物。

认识道之古始的表显,就认识“道”。从指标及其表显来认识潜在概念或许是现代人类似实践的一个案例。

 la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