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希言自然。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故从事于道者,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德亦乐得之;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少说话合乎自然。所以,狂风刮不了一个早晨,暴雨下不了一整天。谁使它这样的呢?天地。天地尚且不能长久,更何况是人呢?所以,从事于道的就同于道,从事于德的就同于德,从事于失的人就同于失。同于道的人,道也乐于得到他;同于德的人,德也乐于得到他;同于失的人,失也乐于得到他。信心不足啊,还有不信的啊。

第十七章,也讲了”信不足焉,有不信焉!“。这里强调,从事于道的就同于道,同于道的人,道也乐于得到他。同样的原理也适用与从德、从失之人。所以,得道、得德、还是得失,取决于人的选择,起于信!

 

 laketahoe

Lake Tah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