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重为轻根,静为躁君。是以圣人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轻则失本,躁则失君。

 

重是轻的根本,静是躁的主宰。因此,君子终日行走都不离开载装行李的车辆,虽然有美食胜景,也能安居而超然。为什么万乘之主,还要轻率躁动来对待天下呢?轻率就失去根本;急躁就丧失主宰。

本章与第十三章相对应。

 

 HuangYangJie

黄洋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