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其致之。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发,神无以灵将恐歇,谷无以盈将恐竭,万物无以生将恐灭,侯王无以贵高将恐蹶。故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是以侯王自谓孤寡不穀。此非以贱为本邪?非乎?故致数舆无舆。不欲琭琭如玉,珞珞如石。

 

往昔曾得到过“一”的:天得到一而清晰;地得到一而安宁;神得到一而灵验;山谷得到一而充盈;万物得到一而生长;诸王得到一而为天下首领。

推究其理,假若天不能保持清晰,恐怕就会崩裂;如果地不能保持安宁,恐怕就要塌废;假若神不能保证灵验,恐怕就会消失;倘使山谷不能充盈,恐怕就会枯竭;要是万物不能生长,恐怕就会灭绝;若是侯王无法保持引领,恐怕就会被推翻。

所以,尊贵是以卑贱为根本,高是以下为基础。为此,君王自称为“孤”、“寡”、“不毂”,这不正是把低贱当作根本吗?难道不是吗?

所以最高的荣誉是无须去夸赞称誉的。所以有道的人不应追求美玉般的尊贵华丽,而应像石头那样朴质坚忍。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