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民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以无为的正道来治理国家,以奇巧的方法来用兵,以不扰民来治理天下。我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根据在这里:天下的法禁多了,百姓就越加贫困;民众的利器多了,国家就越混乱;人们的智巧多了,邪风怪事就厉害了;法令越是森严,盗贼就越是不断地增加。所以有道的圣人说:“我若‘无为’,百姓就会自我化育;我好静,百姓就会自然走上正道;我若无事,百姓自然富足;我无欲望,百姓自然就变得淳朴。”

 

 

  HooverInstit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