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民之从事,常于几成而败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是以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

 

守持安定比较容易,事变开始前就图谋比较容易;脆弱的容易被消解;细微的容易散失;做事情要在它尚未发生以前就处理妥当;治理要在祸乱没有产生以前就早做防范。合抱的大树,生长于细小的萌芽;九层的高台,筑起于每一堆泥土;千里的远行,是从脚下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主观妄为的将会招致失败,强行把持的一定会失去。

因此圣人无所作为所以也不会招致失败,无所执着所以也不遭受损害。人们做事情,常只做得几成就失败了。时时如开始时那样慎重,就没有失败。

因此,有道的圣人追求人所不追求的,不稀罕难以得到的货物,学习别人所不学习的,补救众人所犯的过错,遵循万物的自然本性而不会妄加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