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则我者贵,是以圣人被褐怀玉。

 

我的话很容易理解,很容易施行。天下竟没有谁能理解,没有谁能实行。言论有主旨,行事有根据。正由于人们不理解这个道理,因此才不理解我。能理解我的人很少,取法于我的人就更难为可贵了。因此,圣人总是穿着粗布衣服而怀里揣着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