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斫。夫代大匠斫者,希有不伤其手矣。

 

人民不畏惧死亡,为什么用死来吓唬他们呢?假如要让人民真的常常畏惧死亡,对于为非作歹的人,我们就得把他抓来杀掉。谁还敢呢?经常有专管杀人的人去执行杀人的任务,代替专管杀人的人去杀人,就如同代替高明的木匠去砍木头,哪有不砍伤自己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