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民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

 

人民所以遭受饥荒,就是由于统治者吞吃赋税太多,所以人民才陷于饥饿。人民之所以难于被统治,是由于统治者政令繁苛的太多作为,所以人民就难于被统治。人民之所以轻生冒死,是由于统治者为追求过多的奉养把民脂民膏都搜刮净了,所以人民觉得死了不算什么。只有那些不去追求生活享受的人,才比奉养奢厚的人更胜一筹。

 

 

 

Bishkek to Osh, Kyrgy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