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忘的北大学习经历 1983-1986




刘永川

 

1980BeiDa我是1983年秋季到北京大学的社会学系读硕士研究生,1986年6月离开北大赴美国斯坦福大学读书。我在北大的时间一共不到3年,除去寒暑假,中间还曾特别抽出一段时间学英文、准备出国,算起来我在北大学习的时间还真不长。但很多我的北大同学朋友都感觉我曾在北大很久似的。

回想起来,我自己也常常觉得在北大学习了很久似的,因为我在北大短短的不到三年时间里,确实经历了很多,学到了很多,好像也给许多北大人留下了一些特别的印象。有些朋友记得我,说是因为我曾代表北大研究生会,为了研究生的火车半票待遇被取消,出面协调各校研究生会一起向上请愿与申述,最后成功为全国研究生恢复了半票待遇。还有朋友说,记得我与几位同学一起,组织了中国的第一个全国抽样问卷调查,或最早的全国抽样问卷调查之一。我记得当时做的是关于物价改革社会反映的一个问卷调查,是为当时的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做的,项目总结报告还是被邀请到中南海里做的。作为一名研究生,这些都是极其特别而令人难忘的经历。

BeiDaLake不过,这些都是我当时参与的一些短期项目,相当于我的社会实习。在北大研究生会的工作,我只做了几个月就辞职离开了。为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做的调查研究,我也只做了第一个项目的协调,就没有继续参与了。这是因为我在北京大学的主线与重点还是学习,是要钻研社会科学的量化与数据研究方法。记得当时我和几位同学一起选专业方向,因为我选了研究方法,他们还笑话我,并劝我选其它与当前热点或急需解决问题相关的方向,如经济社会学等,比较容易产生大的影响,毕业后也容易得到好的位置。

1981 Article但我还是坚持选了研究方法作为我的专业方向,因为正是对于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强烈兴趣把我带到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我大学是在西北工业大学读飞机发动机制造工艺的,但当时在图书馆的大量阅读让我的兴趣偏向了应用数学,特别是数学在人文学科与社会研究的应用。当时仅仅凭着自学的一些数理逻辑知识,还努力做过一些用数学来表达中国逻辑包括辩证逻辑和中医逻辑的研究,写过几遍文章,但只有一篇短文在哲学研究杂志上发表了。

AgingProblemYCLiu在工科大学读了四年的我,起初上研究生的目标是去清华、中科院等机构。是期望将数学应用于社会科学的目标让我关注社会科学的现状和发展,结果了解到了中国社会学特别重视我喜欢的实地调查,而且社会学正在恢复之中,因而特别欢迎其它学科的人才加入,这样我才喜欢上了社会学也觉得它是个有机会进入的学科,所以在1983年报考了北大的社会学。我当时恰好也对青年毛泽东的调查研究方法特别感兴趣,在研究生复试时,我就写了一篇关于毛泽东调查研究的文章而通过了复试。进入北大学习后发现北大社会学系确实特别注重实地调查研究,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除前面提到的物价社会反应调查,我还参与了北京的离休干部调查、浙江温州的个体经济调查等等。我的硕士论文也是根据老龄人口实地调查结合统计资料而分析完成的。

BeiDaSHX1983中国的社会学在50年代末被取消了,1980年才恢复,北大社会学系1981开始招生,好像81年只收了3名硕士研究生,82年收了5名。83年也只收了5名,但同时,中国社会科学院招收了4名社会学研究生,中国政法大学招收了 7 名社会学研究生,全部都交给北大代培。这样,我们就有 16 个研究生一起上课。同样在1983年,北大社会学系也招收了第一批本科生30人。因而。1983年就成了北大社会学发展史非常特别的一年,从原来只有8个学生,跳跃到了50多个学生。不过,相比其它系,社会学系在北大可能是最小的系了。但小有小的好处,就是人人都互相认识,有很多的机会互相学习合作,我也因此认识了北大社会学系所有的老师和学生。

BeiDaLibrary1984刚到北大社会学系学习期间,我曾感到非常不适应。一方面觉得社会科学界似乎不欢迎科学方法、或者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感到社科学者只用些基本统计或简单调查结果来佐证自己通过其它方法如体验或理论论证获得的结论,数据只是装饰品。我期望的是比较完全地从数据出发,建立系统模型来预测。另外,从工科出来的我,不太喜欢写大块文章,喜欢做出可以使用的系统。当时,北大社会系里一下子需要从教育8个学生转到教育50多个学生,似乎也在努力调整中似的。为此倒也给了我很多时间待在向往已久的北大图书馆,以及许多机会参与北大的课外活动、交接新朋友,充分了解和进入北大的开放学生生活。

Yuan Fang & YC Liu我报考北大社会学研究生时,招生文件上写的导师是费孝通、雷洁琼、袁方。但是,费老和雷老都很忙,接触很少,袁方老师当时是系主任,经常在系里办公,有很多机会交流。有一次,他突然问我是否了解钱学森、宋健他们用数学模型预测人口的工作,钱宋的预测比传统人口学界的研究要好。这一下就让我们找到了一个可以深入讨论的课题,因我在大学期间就很追崇钱宋的研究、也对系统论和控制论很感兴趣并且还一直与几位系统论学者保持联系。后来,我们与钱宋科研团组有些联系及交流,但没有深入的合作。不过,从此,袁方老师开始了解了我对数据模型的热爱和自学能力,我也就由此开始逐渐成为了系里研究方法及数学模型的助教和助研。

Fei Xiaotong & YC Liu中国的社会学学科因为在50年代末就被取消了,到1980年才恢复,形成了一个人才断层。也就是说,费老、雷老、袁老们都还在,但年龄都是60岁以上了,80年代培养了一些年轻人,但都还在成长中,中年人才基本没有。为此,我这个研究生因为对研究方法的热爱,也可能因为自学能力也不错,就被给予了许多任务,也成了我学习的特别机会。记得我曾两次带系里的本科生出外调查,辅导过85级研究生班的研究方法和技术,给一位美籍教授的方法课做过一个学期的助教,辅导过本科生的 SPSS 计算软件课,也使用北大一个衣柜大的计算机用卡片做过许多 SPSS 运算,并尝试汇集统计数据和调查数据、建立系统模型来从事各种社会预测。

Lei Jiqiong & YC Liu在北大期间,我与费老、雷老的交流基本停留在尊敬与问候层次。当然,费老的许多著作还是认真学习了的,特别是他的“乡土中国”。我好像曾经提过一些科技表达“差序格局”的想法,可能因为没讲清楚就没有继续下去。不过,对他们关于要关注中国社会特点的忠告,我还是认真对待的,在方法的层面上我在当时的回答是运用科技模型时要做好关于中国人方法的科技表达,并加入到数据分析与模型之中。因为我在大学时就尝试过用数理逻辑来表达传统中国逻辑,所以这也是我的兴趣之一。在我离开北大赴美国留学的时间,感觉两位对我的兴趣和研究方向有了多一些了解,但估计都是袁老的转述。1988年我作为留学生代表回国参观,在一个与领导的座谈会上又见到了雷老,1989年回国也在一次会上见到了费老,有些特别的交流。

SocDevGroup北大社会学系的学习经历影响了我的一生。至少,我出国留学的决定与实现就完全是因北大社会学而起、并在北大完成的。1983年我报考研究生时,有一个是否同时报考出国留学生的选项,我当时选了 “否”,根本没有出国的想法,几乎是铁心要做实地调查来深入研究中国社会发展的。但因为社会学人才的中间断层,我在北大学习期间,北大请了许多外籍社会学教授来讲学,让我有很多机会了解国外社会学。可能因为在研究方法和数理模型上比较容易与美国学者交流一些,也让我有机会结识了一些美国同行与朋友、并通过深入交流得到了一些他们的鼓励、甚至出国学习的具体邀请,从此我才开始觉得出国留学也是可以考虑的方向。

SocSciForeign但真的要离开北大而出国留学,我还是很犹豫的,当时觉得北大的经历已经让我结识了许多可以合作的朋友包括一些从事系统模型与定量研究的学者,同时觉得中国社会发展也将会有巨大飞跃,故在中国从事实地社会发展研究的机会很多很多,而且当时我父亲也不支持我出国留学。可当时袁方老师和系里却是非常坚定,他们为我规划了留校任教、并动员我出国学习定量社会学方法,系里还把我推荐给了美国富布莱特奖学金交流计划,并具体建议我去申请密西根大学,因为那里有一群定量研究的专家教授和许多定量指标的项目。而我当时还是比较喜欢系统模型,通过文献了解到斯坦福大学有两位教授在动态系统模型方面的工作是顶尖水平,也可能还因为听说加州的生活比密西根更适合华人,我就同时申请了斯坦福大学,结果得到了富布莱特(Fulbright)奖学金并获得斯坦福大学录取而到美国留学了。

DS to Improve Soc很多人觉得我后来从事的数据科学与机器学习工作很难与北大的学习连起来,但实际却是紧密相连的。在北大时,数据、SPSS 软件和预测就是我专研社会学方法和建立系统模型的三大要素。我在 IBM 工作时,SPSS 已经被并购在IBM,所以我在IBM的许多项目,也是把数据拿到 SPSS 系统里分析运算而建立预测模型,只不过我更偏向于结果可验证的项目了。技术总是不断进步,学科也是不断演变。像SPSS就已经演变成了与其它许多数据智能系统没有什么差别的工具,也和 IBM WATSON 人工智能系统密切整合了。记得我曾在IBM告诉几位同事 SPSS 是社会科学统计软件(Statistical Package for Social Science)的简称时,他们都不相信。与他们讲 SPSS 是几个斯坦福大学政治系研究生所创立,他们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1986年我离开北京大学之后的工作尽管概括了数据、模型和预测,但确实更侧重数据完备、模型复杂、和预测准确性,而且是走了完全跨学科的方式来发展社会预测模型和相关系统,似乎与社会学专业比较远了一些,但我北大社会学系的学习却是奠定我后续工作的特别基础,而北大的经历更是人生中非常难忘的一段。

 

2019年北京大学南加州校友会年会

IBM首席数据科学家刘永川做《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角度看未来》主题演讲。

BeiDaAlumniAss

北京大学校友网

 

Copyright © 2022 ResearchMethod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