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硅谷研究跨国商业和创新创业 1993-1999




刘永川

 

Alex Liu in 1999我1993年初基本完成了斯坦福的所有硕士、博士、博士后学业课程和论文要求,算是正式毕业了。但我当时还住在斯坦福附近,因而也还在斯坦福延续了一些研究项目的合作,并继续以实地调查和数据分析结合的模式而展开,只是研究和项目工作的重心慢慢从斯坦福大学的项目离开了,合作者慢慢是校外的硅谷职业人士为主了,活动中心也转移到了硅谷的中心城市圣荷西。

SanJoseGettingAhead以前在北大做研究时,我基本使用 SPSS 作为数据储存、数据分析和建造模型的软件工具,在斯坦福社会学系期间,我也是使用 SPSS。但在斯坦福统计系学习期间,当时是使用作为开源软件 R 的姐妹版的 S 软件系统,我非常喜欢。为此,离开了学院工作来做应用项目时,我更原意使用和扩展 S、因而就与西雅图的 INSIGHTFUL 公司有了一些合作,因为该公司当时在推广S的商业版,称为 S-PLUS。所以我在硅谷生活期间,还延续了有关 S 和 S-PLUS 的一些工作,为后来 R 软件系统的一系列工作打下了一个好的基础。同时,也参与了一些关于社会科学方法缺陷产生之原因的讨论,比如抽样误差、模型与参数估值、研究主体干预等等,但我和其他社会科学学者的看法差异太大就没有能够继续,结果我就更多参与一些实际项目工作了。

SV1
而且,那几年我心里还是时时在考虑回中国发展的,所以当时在硅谷做的许多实际应用项目都与中国合作很多。记得在93、94年间,我还与北大社会系袁方老师及其它老师联系过、并具体讨论过回国工作的事情。北大当时有个海外基金会刚开始不久,在硅谷与我常有些合作。同时我也努力与中国的有关机构联系而试图解决护照与签证问题,大概还在斯坦福亚太研究中心做健康系统比较研究项目期间,我就接待过中国的国家科委的好几个代表团,并一起规划过几个科研和培训的合作计划,后来创办的 CATE DEVELOPMENT 即是因此而起,名字CATE DEVELOPMENT 也是一起讨论出来的,取中C 美A 科技T 企业E 协作而一起发展DEVELOPMENT的意思。此外,我还接待过扶贫办公室的几位负责人、并有很多的交流,因为科技发展和消灭贫困一直是我最关注的。

Alex Liu MIB可能因为这几年与中国的朋友联系比较多些,一些项目也常常纯为帮忙而起,工作做得有点杂。但这几年实际参与项目的重心则还都是围绕着跨国商业和科技创新创业上,也部分是因我兴趣所在。回想起来好像还真是做了不少的事情,当然都是围绕斯坦福大学资源而起的会议、培训及创新创业等等。商业上,我先是为一家日本风险投资公司NEA做咨询而开始进入,而后就建立 CATE DEVELOPMENT ,在CATE之下从事了一些咨询和培训业务,再由此而介入其它好几个科技创新创业的商业项目。

President Phillipine Ramos以我们和其他硅谷的合作伙伴们在 CATE 之下创建与管理的 泛太平洋商业评论杂志 PACIFIC RIM BUSINESS REVIEW 为基础,我们当时还举办了好几个颇具影响的会议,一个是斯坦福亚裔创业大会,在斯坦福校园召开,几位亚裔创业先躯成功者如 DAVID LAM 参与演讲;一个是旧金山国际贸易展览,有菲律宾总统做主题演讲;以及硅谷亚裔创业会议,参与演讲的包揽了当时最著名的亚裔创业成功者如 YAHOO 雅虎、SINA 新浪的创始人等;再有就是协助美国兵兵球协会举办中美建交25周年会议等等。

Alex Liu in Okayama JapanAlex Liu Okayama通过以上的各种会议,我认识了许多亚洲和美国的许多朋友,并有机会参与到硅谷当地的一些组织之中,比如到硅谷亚裔美国人商业协会去做理事,由此熟悉了美国的社区与组织。我那时与硅谷的中心城市-圣荷西 SAN JOSE 市的市府、以及斯坦福大学旁的山景城市 MOUNTAIN VIEW 的市府很熟悉,还做过 SAN JOSE 圣荷西市府的发展顾问及姐妹市委员会的委员,再得到该组织的介绍让我有机会去访问日本冈山市,与冈山市长等众多政商领袖交流、再与日本冈山的企业合作。

Alex Liu in San Jose同时,我还认真参与了几个知识管理系统和培训系统行业的新创公司的工作,并还兼职圣荷西的、孵化了 eBAY 的创业孵化中心 TEN 的董事, 但不巧碰上了因特网泡沫,商业上虽然不太成功、但也有了一些非常特别的经历。这段时间我也学到了许多特别的培训技术与方法,并在硅谷与加州大学等机构及相关专家合作而做了一些组织管理、知识管理和调查数据分析的培训,同时接待和培训了好一些中国的IT企业,也包括一些特别人才比如创立微信的张晓龙等。这段特别的经历确实让我对国际商业和创新创业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对于商业资本、企业组织成长有了一些切身体会与深入的学习。但到了 1999年时,经过仔细认真考虑,我还是下了决心做一个调整、去专注于我最喜欢的数据分析、和研究方法的探讨,就转移了工作重心,并离开硅谷而搬到洛杉矶来居住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JMN-1994   with President Ramos   Diploma25

Copyright © 2022 ResearchMethods.org